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 > 第4083章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4798807.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4798807.live,最快更新第一狂妃:廢材三小姐最新章節!

    “為什么?”輕歌冷睨著他:“既然沒有勇氣,又為何給她希望?”

    “或許……”

    “或許我以為我有,只是看著遍地的荊棘,終究后退了!鄙蚯迨挼。

    “她死了嗎?”輕歌問。

    “沒死,但那些荊棘會貫穿了她的身體,纏繞著她的靈魂,生生世世!鄙蚯迨捥鹨浑p明亮的眼,眸底閃爍著淚光:“她從深淵爬上來了,她變了,她不再溫柔,她像個屠夫,見人就砍!

    輕歌皺著眉,久久不言,靜靜地聆聽。

    “我以為她會恨我,拿著荊棘變作的刀,將我碎裂。畢竟,這片陰霾原就不屬于她的!鄙蚯迨捒嘈α艘宦暎骸拔倚母是樵,等待她的屠刀,我愿成為她的刀下魂,我恨自己的無能為力,也痛恨自己沒有勇氣?墒前,她沒有砍我,也不敢來抱我,她把身上的荊棘扎到了我!

    彼時,在那一座孤島,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四面環繞著懸崖深海,萬丈深淵下傳來了森然陰氣的冷風。

    他的女孩,雪白的肌膚被荊棘裂開,病態的如厲鬼,眼中含淚地望著他。

    “哥哥,我知道你盡力了!

    “都是我自己無能,沒法劈砍開這些荊棘,沒有能力帶你走!

    “以后,你要保護好自己,不能傷害他,那是我用盡力氣去疼愛的男孩,你要保護好!

    “不要害怕長夜漫漫,不要擔心我百死無生!

    “……”

    少年睜大的眼滿是淚水,一片赤紅,咽喉鼻腔都火熱脹痛,他震驚地看著露出粲然笑容的女孩。

    女孩的揚起了唇畔,笑得很溫柔。

    她的身后,從那懸崖深海下生長出來的荊棘,宛如繩索般纖長,又好似利刃那樣鋒利,從九幽而來,自背部朝她的心臟貫穿,巨大的一個窟窿出現,鮮血流遍了全身,她疼得輕輕皺了一下眉。

    少年想要朝她狂奔而去,但四面八方而來的鎖鏈捆綁住了他的四肢,他眼睜睜地看著唯一能夠聽見他心聲的女孩,被無數的荊棘拖下深淵。

    女孩在努力地走向他,伸出了染血手。

    她的心臟支離破碎,滿是瘡痍,但她咧開嘴笑得燦爛,渾然察覺不到那些撕裂般的疼。

    少年眼睜睜地看著女孩掉下去,他瘋狂地搖頭,淚水糊滿了整張臉,心臟一一般的疼。

    “傻子……”他哽咽著,低聲喃喃。

    ……

    “她很愛你!陛p歌說道。

    沈清蕭淡淡的笑了笑:“我不曾想到,她有這個勇氣,比我想象的還要堅強!

    “再后來,我被孤島派去執行任務,前往鳳山尋找千年玉,然后就是今日的局面了!鄙蚯迨挼。

    “你執意回去,是因為她?”輕歌問。

    “我的心臟,空空如也,不找到她,永遠都會空著的。她離開的時候,把我的靈魂和心臟都帶走了!

    此刻,輕歌看不懂沈清蕭。

    他愛那個女孩嗎?

    “你會幫我的,是嗎?”沈清蕭微笑地看向了她。

    “沈公子,恕我無能,我們即便從同一個故土而來,但我們不是同一條路,這個世界從未排斥過我,相反,這個世界有我的家!陛p歌直視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說:“你應該清楚,我的男人是妖域姬王,他本是妖族,為了能夠和我在一起,他熔斷了自身的骨駭,換了一副骨駭。我不知道擁抱荊棘需要多大的勇氣,但我知道,換骨的疼痛!

    “你想去尋找那個為你而被荊棘貫穿的女孩,我也要保護我為我換骨的丈夫!

    “沈公子,你是遺憾未能好好保護她,未能有勇氣走向她,還是在遺憾什么?”

    “我們,并非一類人。我看得出,你很愛她,但與我無關!

    “若能成為朋友的話,我會為你準備美酒佳肴,和你一起暢聊故土的事情。但你若執意與我為敵,那么,我奉陪到底!

    她永遠不會回到那個冰冷的故土,她已經在這里生根發芽,她寸草不生的靈魂,都開滿了花。

    那個世界許許多多的事情,快要被她遺忘,就像是一場奇妙的夢罷了。

    言罷,輕歌閉上眼眸的剎那,身體被荊棘分裂,如同碎開的光,消失在沈清蕭的術法空間。

    沈清蕭孤獨的一個人坐在輪椅上,他抬眸望向前往,凝視許久,驅使著身下的輪椅前行。

    走過一路的荊棘,他靠近了女孩,伸出手輕撫女孩的臉頰,冷得像一塊冰。

    他的雙腿在早年間就被打斷了,他的手扶著荊棘,即便滿是鮮血,還是用力支撐地站起來了。

    沈清蕭在女孩的眉間,落下一吻。

    太真實了,就好像回到了孤島的時光,從此,他的心聲再也沒人能夠聽到了,即便他在心中喊得聲嘶力竭,這個世界照樣平靜,海面上也不曾出現一絲波瀾。

    這是他千方百計,用盡一切辦法,拜托北清太墟的匠人所鍛造的人偶。

    沈清蕭坐回了輪椅,他的腿部,裂開的手掌,傳來了洪水侵襲般的痛感,但他面無表情。

    時隔多年,他依舊忘不掉,在那一座孤島,那個陰霾天下,遍地荊棘的峭壁前,有個女孩為他受萬箭穿心。

    他想,若被她砍上一刀,被她咒罵,被她憤恨,這渾身的血液也能流得舒暢。

    可沒有。

    女孩在臨走前,都只是擔心他是否安然無恙。

    沈清蕭四肢冰冷,漸漸地,他的眼睛滿是堅定。

    他一定要回到故土,要去那深海的彼岸,哪怕走遍荊棘,也要找到他的女孩。

    這一回,他要保護好。

    他是個,男人。

    然,在沈清蕭離開術法空間的那一刻,被荊棘貫穿的女孩睜開空洞的眼睛,流下了兩行血淚。

    整片空間,四周都彌漫著悲傷的氣息。

    血淚不停地往下流淌,滴落在荊棘之上。

    她空洞地看著前方,荒涼得,看不見艷陽。

    卻說悟道海洋的上方,飛行魔獸一一掠過,都落在了彼岸。

    輕歌從飛行魔獸走下,朝沈清蕭的方向看去,眸底閃過一道冷光,隱隱有殺氣血霧氤氳而現!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球棎足球比分 排列七基本走势图 吉林11选5助手 彩票青海十一选五 新浪财经上证指数实时走势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 俊升配资 深圳风采2020010期 一期一码最准期期中 综合股票指数 湖北快三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