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 第720章 我陪你去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4798807.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4798807.live,最快更新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最新章節!

    第720章 我陪你去

    謝萬金坐在地上看著容生陷入沉思之中,久久未語。

    四公子對上少年的雙眸,好似從他眼眸深處看到了什么一般,忽然明白了幾分。

    他連忙站了起來,只能一手掐在自己的胳膊上,硬生生從傷口處擠出鮮血喂給少年,根本不容他再拒絕。

    容生猛地回過神來的時候,口中已經滿是溫熱的鐵銹味,霎時瞳孔微縮。

    “咽下去!”謝萬金生怕他不肯喝,浪費他這些血,咬牙道:“你知道本公子這宅子多少銀子買的嗎?我還沒住幾天呢,你要是死在這,這地方就變成兇宅了,我以后怎么?”

    容生眸色幽暗的看著他,生生的將口中的血咽了下去。

    這么硬擠,謝萬金沒一會兒痛的有些忍不住了,往手腕往前遞了遞,“你還是自己吸吧!

    容生遲疑了片刻,而后一口咬了下去,開始吸食鮮血,平復周身。

    四公子扭頭看了另一邊,心里默念:不看就不疼,不看就不疼……

    如此反復念叨了數遍,他忍不住低罵:“這他娘的也太疼了吧!”

    不多時,容生喝的差不多了,就直接松開了謝萬金的手腕,躺在榻上平緩呼吸。

    四公子疼的倒抽了好幾口冷氣,一邊取出袖間的錦帕捂著手腕,一邊回頭看少年,眸中滿是擔憂之色,“容生,你上回同我說你壽命將盡……”

    謝萬金還在糾結怎么說好呢,容生直接啞聲打斷了他,“是真的!

    四公子頓了頓,先前在西楚皇宮的暗室里,容生說起這話時,玩笑一般輕描淡寫,他那時聽了只覺得被人戲弄有些惱火,這會兒忽然回想起來,心尖好似忽然刺痛了一下。

    片刻后。

    他才回了回神,故作從容的開口道:“容兄,這世上任何事都可以拿來開玩笑,但是生死不行,說多了,容易真的短命!

    容生喝了不少血,這會兒臉色已經沒有剛開始那么嚇人了。

    他笑了笑,又重復了一遍方才的話,“是真的!

    這一回,謝萬金沒法子再往好處想了。

    四公子聞言,站在榻前,沉默了好一會兒,把那日在西楚帝君寢殿之中聽到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兒都回想了一遍,才開口道:“慕容淵不是說你們西楚國師都要弄那個什么同心盟嗎?你為什么不用?”

    容生緩緩道:“原本是想過用的!

    當初他查到八殿下的蹤跡,發現溫酒同西楚宮中那幾位都不同,其實也曾動過這個念頭的。

    所以容生才煞費心機的把溫酒弄回西楚去,結果溫酒身中恨骨之毒,卻執拗著不肯忘記謝珩,這同心盟必須得兩廂情愿,否則根本就結不成。

    這人總有辦法留住,要兩廂情愿卻難如登天。

    容生抬頭看著他,忽然笑了笑,“人不是被你那個長兄搶走了么?還是你幫著搶的!

    謝萬金聽到這話,都顧不得手腕疼了,當即道:“阿酒本來就是我家的,你才是半路殺出來搶人的,容生、你講點道理!

    容生也不同他爭辯,只微微勾了勾唇。

    四公子見他這模樣,心下又提醒了自己一遍不要同半死不活的人計較,開始想法子,“不是說只要挑一個西楚皇室的人就行嗎?”

    他琢磨著同心盟這玩意到底是要怎么搞,想了片刻,又道:“雖然慕容氏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但是那個慕容念不是還活著么?只是不知道現在人在哪,找一找吧,總能找到的,關鍵是……”

    謝萬金忽然想到了關鍵是國師大人挑啊,不然早就和人結下同心盟了。

    他忍不住皺眉看著容生,“你就不能湊合一下嗎?先把性命保住了再說!

    容生毫不猶豫道:“不能!

    謝萬金登時無言以對,心道:

    你以為這是挑蘿卜白菜呢?

    這不成那不成的,活該你受罪。

    四公子腹誹著,但是該操的心還得繼續操著,“你說你這人啊,命都快沒了,還不趕緊想辦法自救,你還來帝虛耗光陰作甚?”

    他說這話的時候,全然忘記了是自己邀人家來帝京的,只一心想著:有這空閑功夫,你想辦法讓自己活幾年不好嗎?

    容生恢復了些許氣力,伸手扶住床柱緩緩的坐了起來,眸色幽幽的看著眼前人,“想來嘗嘗帝京的美酒,來看看帝京有意思的人!

    謝萬金愣了一下,“那也不急在這一時……”

    容生不咸不淡的打斷他:“若是我只有這一時呢?”

    巧舌如簧如謝四公子,這會子也有點不知道說什么好。

    他張了張嘴,憋了許久才憋出來一句,“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你們西楚國師府本來就是個神神叨叨的地方,你多用點心,一定能有法子能多活幾年的!

    容生笑道:“你倒是想的挺好!

    “多想想好事才能遇著好事!敝x萬金很是認真的同他道:“容兄,你這一天到底的想著反正也活不久了那就算了吧,你不短命誰短命?”

    四公子自個兒就是個極其好命的人,自小就相信這世上有運道這一說。

    容生聞言,還真琢磨了片刻,“說到多活幾年,世上倒真有那么一個地方可以去試試!

    “你知道還不趕緊去!”謝四公子扔了捂手腕的帕子,恨不能給容生一巴掌讓他好好清醒清醒。

    四公子到底還沒氣糊涂,只敢想想,不能真的動手,他有些好奇的問:“你說的是什么地方?”

    容生意簡言駭道:“寒川!

    謝萬金想了想,有些不太相信的問道:“是我聽說過的那個寒川嗎?”

    容生點了點頭。

    “數年前完顏皓獻的那個什么天女就說是從寒川來的!彼墓佑X得有些不太靠譜,又問道:“世上真有寒川那么個地方嗎?”

    容生語氣淡淡道:“不知,聽說有!

    這人像是在說同自己完全無關的事。

    謝萬金見狀,有些氣不打一處來,但是誰讓容生命不久矣,任性隨意也只能由著他。

    四公子耐心十足的勸道:“不管怎么樣,有希望總比沒有,回頭我去找人打聽打聽寒川到底在哪怎么去……你先歇著吧!

    謝萬金揉了揉手腕,忽然忍不住問道:“你那什么的時候……疼嗎?”

    容生忽的愣住了。

    “我就隨口一問!敝x萬金見狀,連忙道:“你不好說就別說了!

    聲還為落下。

    容生已然開口道:“疼!

    只一個字,便讓謝萬金感覺心尖兒被針扎了一下似得。

    他自己是個身嬌體貴怕疼的,眸色微變,低聲問容生,“有多疼?”

    這是容生成為西楚國師之后,第一次聽到有人問他疼不疼。

    少年眸色幽幽的看謝萬金的眼睛,好似要看進他眼底深處一般,心中波瀾萬千,面上卻絲毫不顯,只語調如常道:“疼的每次走到了鬼門關前,就想著這輩子就到這吧!

    “你……”謝萬金被他這話驚了驚。

    想說點什么,此刻又不知道說什么好。

    他心下糾結著,嘴上卻不閑著,當即開口道:“這輩子都沒過好,萬一下輩子更不好怎么辦?堂堂西楚國師……說出這樣的話來,也不怕別人笑掉大牙!”

    容生隨意道:“我又不同別人說!

    謝萬金聞言,心里不知為何忽然就有了那么一點微妙的感覺,提高了音量罵他似的說:“你知道疼,還不趕緊的去寒川的找法子!”

    “太遠了!比萆f:“國師府把所有有關寒川的記載都銷毀了,只留下一句:寒川之地,千里冰川萬里雪!

    少年眉眼如常,語氣淡淡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萬一死在冰天雪地里,那也太冷了!

    謝萬金忍不住想罵他個狗血淋頭:“你這人怎么回事?人還沒去,就想著死在半路太冷,就不能想點好的嗎?”

    容生隨口道:“沒什么好不好的,反正一個人也沒什么意思!

    “怎么就一個人了?”謝萬金想也不想就開口道:“大不了我陪你去找那什么寒川之地!有銀子有心還怕找不到地方?”

    容生忽的抬眸看他,“你陪我去?”

    謝萬金愣了片刻,當即道:“對,我陪你去,反正我也清閑的很,咱們再帶上幾十個隨從,小廝侍女,熱熱鬧鬧的去!”

    他心想著,就當幫長兄和阿酒還了容生的恩情吧。

    若是不是這人,西楚也不會這么順利就歸了大晏,總歸如今是友非敵了。

    容生笑了笑,沒再說話。

    謝萬金心里已經想了許多,抬袖抹去少年唇邊的血跡,“你先閉上眼睛睡一會兒,去寒川的事兒……我去準備!

    容生看了他好一會兒,愣是沒眨眼。

    四公子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抬手就把他眼睛捂住了,“我不誆你,生死大事豈能兒戲,快睡吧!

    “無妨!比萆α诵,低聲道:“你今夜就是誆我,也算是行善積德了!

    謝萬金聞言,忍不住磨了磨牙,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他以前怎么沒發現容生這人,那么欠教訓?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球棎足球比分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111期 华东15选5带坐标连线 数学破解彩票有规律 股票融资门槛·杨方配资平台 股票论坛之荐股之王 20选5小规律 上海快三玩法每天几期 十一选五的机选号机选 东方网络股票股吧 吉林十一选五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