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寒少的寵妻 > 第1642章 心亂了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4798807.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4798807.live,最快更新寒少的寵妻最新章節!

    白鈺吃了三塊點心,喝了一杯熱和的茶,肚子已經半飽了。

    她看著阿伽陀,眼神里充滿了崇敬。

    在凔區備受尊敬和愛戴的尊者,好多人想見他,就算是在寺廟里跪上好幾天也未必能見他一面,而他現在就坐在自己面前。

    傳聞,若能見到他,便能渡去一切苦厄……

    白鈺盯著他,眼神無邪純凈,仔細端詳了一下他的樣貌才發現,其實他的眼角也是有皺紋的,只是很淺很淺,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瞧不出來。

    阿伽陀放下手里的經書,對上了白鈺的視線,神色柔和關愛,“昨晚休息得可還好?”

    “很……很好!卑租曤p手放在大腿上,背挺得筆直,就像是被老師問話的學生一樣。

    阿伽陀笑著點了點頭,將放在身邊的另一本經書遞給了她。

    “這本經書贈你!

    白鈺微愣,恭敬的雙手接過,“謝謝尊者!

    她一看,居然是一本《般若經》。

    白鈺抓了抓頭發,笑道:“我不太會凔語,這本經書……”

    阿伽陀輕笑,看著她,“無妨,這是本漢語譯文,我做了注解,你若有看不懂的可以來問我!

    白鈺剛才看阿伽陀看的書上面全是凔文,所以她以為這本書也是,卻原來是一本漢語譯文。

    她翻開看了看,里面的字體不像是印刷體,倒像是用毛筆寫的小楷,字跡清晰筆鋒有力,旁邊的注解是一樣的字跡。

    “著是您親自翻譯的嗎?”白鈺雙手捧著書,問道。

    阿伽陀笑著點頭。

    白鈺惶恐,尊者親自翻譯的經書,這么寶貴的東西她怎么能收呢。

    “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卑租暤椭^,雙手捧著經書遞還給阿伽陀。

    “你我有緣,不必推遲!卑①ね犹Я颂,柔和的五官充滿了善意的笑。

    白鈺看著他,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收了下來。

    “我這幾日都會在這里注經譯文,你若有不明白的可以來問我!

    “是!

    嘴上雖然這么答應著,但是白鈺心里卻想,她怎么敢隨便來打擾尊者。

    “白家年輕一輩真是人才輩出,就目前看來,你是我見過的白家人中天賦最好的一位后輩了!卑①ね拥。

    白鈺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摸著耳朵,道:“其實,我的天賦也不是很好,很多東西,都沒有學好呢!

    白鈺突然想到了W,眼里閃過一絲失落,“我今年學開車,學了好久才學會,還有經濟學,也學了好久,都沒有學完!

    阿伽陀看著白鈺,笑著點了點頭,“你還年輕,今后有很多時間慢慢學,不著急!

    白鈺有些失落的垂下眼簾,“以后,應該也沒有機會學了!

    阿伽陀笑容慈祥的看著她,“只要你想學,機會總是有的!

    白鈺低下頭,沒說話了。

    阿伽陀緩緩的搖了搖頭,嘴角依舊掛著淺淺的笑意,平靜無波的眼神,像是看透了一切。

    “你心亂了!

    白鈺抬起頭,眨了眨眼看著阿伽陀,“尊者是說我嗎?”

    阿伽陀看著她,眉眼柔和,一直沒說話。

    “白鈺小施主,我送你出去吧!卑①ね由砗蟮沫傔_上師走了過來,對白鈺道。

    白鈺點了點頭,站起來,對阿伽陀鞠了個躬,再次謝道:“謝謝尊者的贈書!

    阿伽陀點了點頭,看著瓊達送她走來出去。

    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金燦燦的,阿伽陀逆著光望向窗外,看著那一方藍天白云,神色慈悲。

    ……

    白鈺從小樓出來,便準備在廟里逛逛,參觀一下。

    剛才沿路過來的時候她看見了好多的壁畫,不過那會兒她沒有心情欣賞,現在倒可以看看。

    昨晚下了一夜的雪,屋頂上堆積了厚如棉絮的積雪,陽光下閃著刺眼的光暈,地上的雪大部分都已經掃干凈了,有些地方結了冰,路上有點滑。

    白鈺在最大的主殿兩側逛了一圈兒,看時間快到中午了,于是準備回去了。

    白鈺一邊走一邊四處張望著,拐過一個長廊,她沒太注意,迎面就撞上了一個人。

    “!”額頭似乎撞倒了對方的胸膛,硬邦邦的,有點疼。

    白鈺捂著頭,看見自己面前的一雙黑色的皮靴,視線一點點向上。

    “你沒事吧?”一道清亮的聲音響起。

    男人穿著一件羽絨服,敞開著沒有拉拉鏈,帶著圍巾,五官立體,眉宇間帶著一絲霸氣的姿態,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細邊框眼鏡,看起來有幾分斯文的模樣。

    “沒……沒事!卑租暱粗@人,總覺得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

    喬祈修看著面前的小丫頭,挑了一下眉,笑容妖孽,“佛門圣地,想不到也有這種絕色!

    安魅一聽,頓時沉下了臉,“你胡說八道什么!”

    白鈺瞧著這人不像是凔區人民,看他的長相倒是有點像混血兒。

    “我可不信佛!眴唐硇掭p哼了一聲,要不是來這里找人,他才不會跋山涉水來這山溝溝呢,又冷條件又差不說,手機還沒信號。

    真是,氣死個人了!

    早知道,他就不應聽大哥的話來這里。

    也不知道姑媽來這里做什么?

    不會是看破紅塵要出家吧!

    這樣的話,他一定要阻止她。

    “你既然不信,那你來這里干什么?”

    “你猜!眴唐硇扌镑鹊男α诵,覺得這姑娘著實有意思,便有心想要逗她兩句,

    “無聊!”白鈺哼了一聲,懶得和這個人廢話,繞過他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喬祈修看著他的背影,無趣的笑了笑。

    不過轉念想了想,他又跟了上去。

    喬祈修跟在白鈺身后,他在這是寺廟里逛了一圈兒了,也沒有找到姑媽的身影,可是定位上明明顯示詹姆斯人就在這里,那說明姑媽肯定也在這里。

    看這女生不想是來朝圣的信徒,所以,喬祈修就想,或許跟著她能找到點什么線索。

    白鈺快要走到他們住的院子時才發現自己被跟蹤了。

    剛才他還以為他只是和自己順路,可是眼看著都要走進院子里了,那個男人還跟在自己身后,白鈺心里不免警惕了起來。

    她放慢腳步,猶豫了一會兒,忽然轉過了身。

    “你跟著我干什么?!”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球棎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