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玄幻科幻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120章 送佛上西天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4798807.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4798807.live,最快更新我真不是大魔王最新章節!

    撼山營五十一組,一字排開,提著盾牌直線朝前面壓去,前面大門只有那么寬,他們就對著院墻撞去,將最前面的院墻都給撞開了。

    “轟轟轟!”

    一片片院墻倒塌,撼山營壓了出來,神弓營守在馬車四周。江小蟬和春芽則在巨大的馬車上,一左一右扶著棺材,熊俊騎著戰馬守在棺材旁邊,馬車馱著巨大的棺材跟隨撼山營緩緩朝前面壓去。

    兩百撼山營都是精選出來的,最低都是四品軍士,提著長槍和盾牌,氣勢十足。外面的護楚軍將錦繡園團團圍住,此刻熊俊他們想出去,那就必須從護楚軍中殺出一條血路。

    護楚軍頭領是一個姓元的將軍,他并沒有收到上官的指令說不準撼山營神弓營等離去,不然昨天熊俊都沒辦法去北靖園。不過這個將軍很清楚一點,上面的人肯定不會同意熊俊等就這樣離開楚京的。

    他望著殺氣騰騰的撼山營軍士,望著無數雙帶著血絲的眼睛,他清楚若是強行要留下這擊敗軍士,三千護楚軍最少要死一半以上,甚至可能死絕都有可能。

    他運轉真氣,沉喝一聲道:“熊將軍,本官知道你們的意思,不過可否等一會?本官已派人快馬加鞭去請示了,要不了多久的,別讓本官為難!

    “請示?”

    熊俊冷哼一聲大吼道:“我等是囚犯不成?還需要請示才能離開?我家殿下被刺,我景國可是受害者,你們不去抓刺客,反而在這圍著我們?這是當我們景國好欺負嗎?我數三個數,不讓路,我等只有強行沖陣了,到時候生死勿論,一!”

    熊俊開始數數了,撼山營的軍士們則開始運轉真氣了,手中的長槍提得更高,對準了前面的軍士。后面的神弓營拉開了長弓,不過沒有動用屠神箭,只是用了普通的箭矢。

    “二!”

    “熊將軍,你不要逼我!”

    “三!”

    熊俊喊到“三”時,他的手高高的放下了,一百神弓營手中的長箭頓時如雨一般落下。神弓營都是神箭手,射箭非常準,一百根長箭齊刷刷射在了一排軍士的面前,距離只有一只手那么寬。

    “沖陣!”

    兩百撼山營朝前方開始沖鋒,宛如兩百個鋼鐵怪獸。如果護楚軍不退的話,很快雙方就會短兵相接。

    元將軍面色不斷變化,內心遲疑不定,最終在撼山營即將沖過來時候,他大吼起來:“停,我們讓路!”

    “停止進攻!”

    熊俊大吼一聲,撼山營都停下了步伐轉身回來。元將軍如釋重負,他很慶幸剛才喊話及時,否則若是打起來了,不管最終結局如何,他都難逃追責。

    他很清楚一點,現在李云逸可是風口浪尖。整個楚京都在討論李云逸的事情,若是這里發生沖突,事情將會進一步發酵,越鬧越大。到時候事態無法控制,他的位置肯定不保。

    熊俊他們不是要走嗎?

    他尾隨即可,這里距離出城還有一段距離,等熊俊他們出城上面肯定早就收到消息。到時候不管是開戰,還是放他們離開,都和他沒關系了,他只是聽令行事罷了。

    四座城門都有重兵把守,熊俊他們想出城哪有那么簡單?

    真以為靠他三百兵就能沖殺出去?到時候去了城門口,守城的將軍肯定不放行,能否出城還得看上面大人物是否點頭呢。

    “讓路!”

    元將軍大手一揮,護楚軍朝兩邊散去,熊俊大手一揮道:“全軍聽令,上馬!從南門出城!

    撼山營上馬,十個一組,分成二十排,靈柩前后分別一百人,大軍開始緩緩朝外面的街道行去。因為街道不是太寬,外加馬車上有靈柩不敢走太快,所以速度不快不慢。

    這里是楚京的西北角,熊俊卻說要從南門出城,這距離就有點遠了。以這樣的速度行駛,估計等抵達南城門最少要一個半時辰。

    這個問題其實熊俊也想不通,從北城門或者西城門走,都會快很快。最多半個時辰就能抵達城門口,然后沖殺出去,這樣能更快的逃離,李云逸為和要選著最遠的南城門呢?西城門和北城門又不是不能去景國,繞一點路罷了。

    李云逸沒有和他解釋這個問題,熊俊不好多問,按照李云逸的命令做就是了。

    元將軍早早讓一個統領帶著一千護楚軍去了前面,他則帶著一千護楚軍跟著后面,隔開百米距離,變相的押送熊俊他們。

    錦繡園距離各國使節館不遠,這邊鬧哄哄的,早就有各國的探子過來了。發現熊俊居然護著靈柩要出城,他們連忙回去上報。這里不僅僅只有各大諸侯國的探子,還是很多大家族的探子,消息很快傳開了。

    最主要是,兩千護楚軍“護送”,熊俊他們都披麻戴孝的,護送靈柩在城內行走。這場面想不引人注意都難,附近很多行人都蜂擁而來,在小巷內駐足觀看,消息如雪花般席卷全城。

    司馬躍朱圭公羊裘他們第一時間收到了消息,司馬躍下達了命令,讓四座城門的軍隊嚴防死守,不得放熊俊他們離開。李云逸雖然死了,熊俊卻可能知道三大兵種的打造之法,哪能讓他如此輕易就離去?

    當然,司馬躍沒有下達攻擊的命令。本身這件事就鬧得那么大,如果下令攻擊熊俊他們,事情將會鬧得更加大,七國使者不得鬧翻天啊。

    “一環接一環啊,這小子做事果然滴水不漏,從南門走,聰明!”

    葉向佛收到消息后,微微頷首道:“和聰明人配合就是簡單,都不用出什么大力。他自己凝聚好了勢,我們推波助瀾即可!

    鄒輝有些想不通,他問道:“為何要從南門走?從北門和西門不是更快嗎?這么長的路,很容易出現變卦,容易讓司馬躍朱圭他們布局啊!

    “你錯了!”

    葉向佛搖頭說道:“從任何城門走,上面不點頭他們都走不了。強行沖殺出去?你真當護楚軍是吃素的?一旦血染城門,護楚軍死傷過多,這就關系到了南楚的顏面,熊俊他們一個都走不了。從南門走,他們就是為了凝聚一股勢,也是為了給我們布置的時間,歸根結底,他們能不能離開,關鍵還是在于龍床上睡覺的那一位!

    “原來如此!”

    鄒輝這次懂了,從任何城門走,羋熊不下令他們都走不了。從南城門走要一個半時辰,這就是給一個緩沖的時間,讓這邊好行事。

    “去吧!”

    葉向佛擺了擺手道:“再發動一次,送佛上西天,另外讓青魚進宮一趟吧!

    “喏!”

    鄒輝躬身下去,安排布置起來。

    ……

    半個時辰之后,禮部尚書兵部左侍郎等幾十個官員齊聚楚帝宮外,緊急求見羋熊。

    羋熊還在沉睡之中,余公公都有些不敢去驚醒羋熊的,只是在禮部尚書連番催促逼迫之下,余公公只能咬牙去將羋熊叫醒了。

    “東齊打過來了?”羋熊醒來之后,面色陰沉的詢問道。

    “回陛下,沒有!”

    “那是大周打過來了?”

    “也沒有!”

    “這也沒有,那也沒有,余公公你為何吵醒朕?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陛下恕罪,何尚書他們幾十個官員逼著老奴來驚駕的,何尚書說如果老奴不來,他就一頭撞死在宮門口!

    “又是這個何禮進,這老東西活膩了?”

    羋熊怒氣沖沖的坐起來,宮女連忙服侍他穿衣,羋熊穿好衣服才問道:“今天又是何事?”

    “還是李云逸的事情!”

    余公公在一邊解釋道:“李云逸的手下準備護送靈柩回國,護楚軍那邊關閉了四城城門,應該是不準他們出城。眼看就要發生流血戰爭了,所以何尚書他們匆匆來見駕!

    “這么急要回國?”

    羋熊有些詫異,隨后卻怒道:“護楚軍一群狗東西,人都死了,還不準他們護送靈柩回去,他們想做什么?想留下鞭尸嗎?”

    羋熊氣沖沖走了出去,將何尚書等一群人召集去了御書房,還沒等何尚書他們說話,外面一個小太監走了進來,稟告道:“陛下,左丞相,鎮南公,定南公求見!

    “喲?”

    羋熊眼中光芒閃動,他聞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熊俊要護送李云逸的靈柩回國,這本是一件小事,現卻驚動了三大巨頭,這里面如果沒有貓膩,打死他都不相信。

    羋熊完全清醒了過來,眼中露出一絲戲謔之色,他大手一揮道:“宣!笔謾C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球棎足球比分 三d开奖结果 大象配资 股票开户开户 深圳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精准平特一肖10中9 贵州11选5任三预测 下载河北十一选五官方app 棋牌类游戏大厅 a股指数 上证指数 山西11选5玩法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