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恐怖推理 > 蒼穹九變 > 第3113章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4798807.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4798807.live,最快更新蒼穹九變最新章節!

    絕境長廊,一個處處充滿了殺機的天然迷宮,覆蓋面積約八千萬平方公里。

    故,面對這規模龐大的絕境長廊,光是橫穿過去,以黑夜遠征軍目前的速度,就需要至少三個月以上的時間,這還是中間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和意外的情況之下。

    好在,蘇陽雖然是第一次主持黑夜遠征軍,但是黑夜遠征本身已經進行過很多次,一次又一次穿過這絕境長廊,多數有驚無險,沒有遇到過什么大麻煩。

    但,讓蘇陽無比頭疼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太壞,這一次他所率領的黑夜遠征軍,不過是剛剛抵達絕境長廊,竟然就遇到了一個大麻煩。

    ……

    正在瞭望臺遠遠觀望絕境長廊的蘇陽,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了腳步聲,蘇陽不用回頭就知道來人是誰,直接問道:“巨靈皇后,有什么事情?”

    巨靈皇后來到蘇陽身邊,微微行禮之后,開口說道:“蘇王,一個不好的消息,我們的空間之門,竟然消失和找不到了!

    絕境長廊的環境本身十分復雜,特殊的磁場會模糊方向感,并讓一些特殊的偵查手段無效。

    再加上,絕境長廊的地殼運動十分平凡,導致地震頻發,引起環境上的改變,更容易讓人迷失在其中。

    因此,在通過絕境長廊的時候,黑夜遠征軍都會采取一些非常規的手段。

    其中,最常用的手段之一,就是利用絕境長廊本身豐富的空間波動,達到快速移動的效果。

    是的,根據研究,絕境長廊本身的空間波動十分復雜,充滿各種各樣的空間縫隙。

    但,十分奇妙的是,這些空間縫隙只存在于絕境長廊之中,并且每一個空間縫隙,必然連接絕境長廊之中另一個空間縫隙,效果就像是蟲洞。

    故,根據這種效果,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找到正確的空間縫隙,從一個點抵達另外一個點,快速通過絕境長廊。

    而通過以往的黑夜遠征,及一次又一次的探索,一些空間縫隙已經被探明,并且以特殊的手法固定住,搭建成為特殊的空間門,方便以后的黑夜遠征時期通過。

    然,讓人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根據斥候的探查,最近一處的空間門,也就是接下來要通過的第一座空間門,竟然被破壞了。

    更重要的是,這一處空間門十分重要。

    皆因,這座空間門連通的另外一處空間門,附近的區域有一處谷地,是絕境長廊中少數比較安全的區域,非常適合安營扎寨,用來渡過危險的黑夜。

    是的,離開神圣長城之后,因為缺少神圣長城的庇護,及對黑暗的過濾,神圣長城以北的夜晚要惡劣許多,也更加的危險,非常不適合行軍。

    因此,一處安全的營地,對安然度過夜晚,避免危險,起到至關緊要的作用。

    很顯然,少了這么一座空間門,將會平添無數變故,讓黑夜遠征軍離開神圣長城之后,度過的第一個夜晚就不會平靜。

    對此,蘇陽臉色也沉了不少,微微不悅的說道:“嘖~!我討厭麻煩!更討厭變故!”

    牢騷一句之后,蘇陽就悍然轉身,開口說道:“傳令下去,原地休整,立刻探查清楚空間門消失的原因,我需要知道,是人為破壞的,還是簡單的因為絕境長廊的地殼運動,導致空間門被破壞了!

    巨靈皇后皺眉問道:“是不是太小心了?這可能會浪費不少時間!

    蘇陽深深的回道:“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可不是神圣長城以南的黑暗大陸,而是神圣長城以北的危險之地,任何一個疏忽,都極有可能造成不可避免的損失。所以,立刻,按照我的命令執行。同時,這是我第一次給你解釋,下一次你再質疑我,我就不會這么客氣!

    巨靈皇后重重點頭,不敢再提出質疑,響應一聲,就轉身離去,開始執行命令。

    很快,蘇陽的命令被傳達下去,前行的大軍依次停止下來,最終停在靠近絕境長廊的位置,沒有進入半步。

    爾后,隨著大軍停止行軍,進行休整的時候,諸族半神也應蘇陽的要求,前來議事。

    地點還是在曙光級移動要塞的瞭望臺,蘇陽似乎很喜歡這里,不僅地方夠大,還可以時刻觀察整個黑夜遠征軍的情況。

    只是,當諸族半神聚集過來之后,手搭在欄桿扶手上,側身眺望的蘇陽,并沒有第一時間表達什么,而是瞇著眼似乎在等待著某些他需要知道的什么。

    奇妙的是,諸族半神也沒有吵鬧,更沒有質疑蘇陽。

    皆因,諸族半神也已經知道空間門被破壞的消息,同時也注意到聶凌波、鮮紅蜂后、巨靈皇后并不在這里,顯然按照蘇陽的命令,去執行什么去了。

    果不其然,在等候一段時間之后,聶凌波、鮮紅蜂后、巨靈皇后一同歸來,紛紛躍上瞭望臺,緩緩站定之后,在蘇陽的示意之下,由聶凌波進行陳述。

    只見聶凌波微微說道:“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經過勘查,空間門是被人為破壞的;壞消息是經過勘查,周邊的幾處空間縫隙并不穩定,不足以支撐太多人穿過,也無法固定住,所以無法讓我們的大軍通過!

    面對聶凌波的描述,諸族半神卻都有點納悶了。

    而讓諸族半神納悶的原因,跟聶凌波描述的兩個消息有關,其中這壞消息暫且不說,這所謂的好消息,是不是有點不正常?

    尤其是確定空間門被人為破壞的,這算什么好消息。

    可偏偏,在聽完這些之后,蘇陽雙眼一亮,邪氣無比的說道:“看來,被流放的那群罪人,覺得自己翅膀硬了,有點不老實了!

    嗯?

    聽蘇陽這么一說,諸族半神算是反應過來了,會主動破壞空間門的,多半就是那些被流放的罪人。

    畢竟,黑暗生命乃是理智喪失,陷入瘋狂,只懂得殺戮的存在,并不會去主動破壞空間門。

    當然,也存在無意識破壞的情況,但畢竟幾率太低,如果真碰到了,就算蘇陽倒霉。

    但,從聶凌波的匯報來看,她既然會這么說,就表示這種破壞存在主觀意識,直接指向那些罪人,而非那些黑暗生命。

    既然如此,雖然仍然不算是一件好事,卻符合蘇陽的心意。

    而說起蘇陽的想法,在場的除了戰平安和聶凌波二女之外,恐怕就是韓正海了。

    幾乎在聶凌波描述完,大家都還納悶這算什么好消息的時候,韓正海已經隱隱約約猜測到一些什么,試探性的問道:“你想與那些罪人們進行接觸!

    驚!

    諸族半神都不傻,通過韓正海的話,立刻猜出蘇陽的想法。

    那就是——蘇陽居然打著跟這些罪民接觸的意圖。

    頓時,就見這些諸族半神不樂意了,巨靈皇后直接勸道:“蘇王,你可千萬不要可憐那群罪人。皆因,但凡被執行放逐的罪人,無不都是犯下大惡的存在,連自己的本族都不能容忍!

    蘇陽微微壓一下手,邪逸的笑著說道:“老韓懂我,我確實想要跟那些罪人接觸一下。但,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種接觸,我更傾向于先把這群罪人給打服了再說!

    打服了再說?

    諸族半神陷入思考之中,開始認真思考蘇陽真正想要表述的意思。

    蘇陽也不想大家瞎猜,直言不諱的繼續說道:“先不說那些罪人們到底是什么情況,我個人認為,但凡能夠在神圣長城以北的地方,能夠生存下來的罪人,都是掌握一些本領的。尤其是生存在絕境長廊之中的,它們本身對這里的環境更加了解。設想一下,如果能夠從它們的手中,得到一些關于絕境長廊的重要情報,我們通過絕境長廊的速度,會不會極大的提升?畢竟,想要在絕境長廊之中生存,熟悉各種各樣的空間縫隙,是必要的生存手段!

    九尾妖圣皺眉說道:“話雖這么說沒錯,可是這些罪人都是惡貫滿盈之輩,本身因為被放逐在神圣長城以北,對我等本身自然是充滿了怨毒,怎么可能老老實實的把情報交出來!

    蘇陽笑瞇瞇的邪氣說道:“相信我,有時候死亡反而是一種解脫!

    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蘇陽笑瞇瞇的眼中始終在泛著寒光,使人一看就不寒而粟,已然清楚的判斷到,蘇陽想要從這些罪人手中套取情報,絕不會是什么溫和的手段。

    頓時,對于蘇陽所謂的“打服了再說”,諸族半神理解的更加深刻,那就是蘇陽從始至終都沒有準備使用什么懷柔和仁慈的手段。

    但,蘇陽不需要這些半神理解他的意圖,他真正所需要的,是這些半神能夠老老實實的按照他的命令執行。

    故,在諸族半神心中發寒之際,蘇陽已經開始下達命令,喝道:“給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把這群老鼠給找出來!”

    “喏!”

    諸族半神神色嚴肅的領下命令,開始動用各自的手段,尋找那些被流放的罪人。

    在這方面,蘇陽并沒有提供什么幫助,盡管他手中掌握的手段要更豐富一點,比如說最新型的蜂型無人機之類的,絕對是探查和搜尋的好手段。

    可,若是一切都讓蒼穹集團來解決問題,還要諸族聯軍干什么?還要這些半神干什么?不如蒼穹集團自己來玩這一次的黑夜遠征。

    因此,該讓這些半神活動活動的時候,蘇陽絕對不會含糊。

    亦或者說,蘇陽需要這些半神腦袋更加靈活一點,對他的戰術風格更深入了解一點,否則次次都要蘇陽來解決問題,即便是蘇陽也沒有那么多精力來處理。

    更何況,這本身也是一種訓練方式,屬于蘇陽在正式領軍進入永夜之地以前,把整個黑夜遠征軍磨合到足以讓蘇陽滿意的程度。

    當然,話雖這么說沒錯,這些罪人畢竟比黑夜遠征軍更了解絕境長廊的環境,想要尋找出來并不容易。

    但,也別小看諸族半神,修為達到它們這個層次,誰還沒點過人的本領。

    果然,一切就如同蘇陽所判斷中那般,這些罪人雖然如同老鼠一般,對絕境長廊的環境十分熟悉,可它們也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膽敢招惹實力強大的黑夜遠征軍。

    既然如此,這些如老鼠一般的罪人們,必然露出什么馬腳。

    最終,只用半日左右的時間,在諸族半神的強力搜索之下,成功發現老鼠們的蹤跡。

    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這個定律從古至今都沒有變過,只要是你做過些什么,都必然會留下痕跡,而這不只是針對凡人世界,在修行的世界之中,將會表現的更加明顯。

    皆因,在修行的世界里,各種各樣的偵查手段和術法,甚至可以完成對現場的還原。

    即使是在這個過程中,你什么都沒有做,僅僅只是滯留、行過,空氣中都會留下你的氣息和波動,最終被尋找出來。

    很顯然,在這搜尋取證和偵查追蹤方面的能耐,十大惡族之中的黑暗精靈族尤為擅長。

    黑暗精靈族,自然的寵兒,大自然之中的任何蛛絲馬跡,它們都可以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來進行探索,即便是吹過的風都能夠尋到。

    而黑暗精靈族的自然大祭司,就是這方面的高手。

    幾乎在蘇陽下達命令之后,自然大祭司抵達現場,隨意的抓了一把土,揚起一撒,在塵土飛揚之中,這里發生過的景象,正在以驚人的方式回溯,最終定格一群衣衫破爛的存在。

    之后,精靈劍神喚來黑暗精靈族控制的王級黑暗生命:異形獵犬。

    異形獵犬,是天生的獵殺者、暗殺者、追殺者,它不僅精通于黑暗環境下的戰斗,還具備非常靈敏的嗅覺和追蹤能力,“獵犬”之名,當之無愧。

    故,抵達現場之后,異形獵犬不過是輕輕嗅了一嗅,從某種未知的時間線上,嗅到了破壞空間門之人的蹤跡,然后追尋著一個方向,帶著精靈劍神和自然大祭司在穿過一道空間縫隙過后,最終在一處湖邊,找到了一座規模不大的駐地。

    驚人的是,這個過程總共只花費了半個時辰不到,其中大半的時間還是在趕路之中。

    足以可見,黑暗精靈族的追蹤偵查能力是何等的驚人,這還是在對方有所防備,想盡一切辦法抹去大量痕跡之后的戰果。

    就這樣,在蘇陽下達命令不過一個時辰多一點的時間里,詳細的情報就已經送至蘇陽的面前,精靈劍神和自然大祭司親自向蘇陽匯報,但它們的臉色卻十分難看。

    不只是精靈劍神和自然大祭司如此,其余各族的半神臉色也特別的嚴肅。

    唯有蘇陽饒有興致的翻看著面前的情報,嘴角浮現的邪逸笑容越來越盛,好像遇到了什么非常值得開心的事情。

    片刻后,蘇陽放下情報,咧著嘴,邪氣凜然的說道:“不夠!”

    不夠?

    精靈劍神和自然大祭司對望一眼,差不多摸清楚蘇陽風格的它們,很明智的沒有多嘴多問,而是更進一步等待蘇陽真正想要表述的意思。

    蘇陽則繼續說道:“首先,你們要弄清楚,那些罪人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膽,才敢放肆的招惹我們。毫無疑問,必然是形成了一定規模,且有所依仗的情況之下,才敢跟我們作對。畢竟,它們心里面也十分的清楚,每一次黑夜遠征,規模絕對不小!

    自然大祭司的腦袋要比精靈劍神轉的更快一點,聞言立刻就覺察到什么,若有所思的回憶著說道:“湖邊上的那處營地,規模小了點!

    蘇陽笑瞇瞇的說道:“不是小了點,則是根本對我們連威脅都算不上,僅人口才區區三十多人,它們到底是多么的膽大包天,多么的求死心切,才敢破壞我們的空間門,給黑夜遠征軍制造麻煩?”

    聽蘇陽這么一說,精靈劍神和諸族半神也都反應過來,沉吟道:“陷阱?”

    蘇陽無比肯定的說道:“自然是陷阱!因為別忘了,這些罪人也出身于諸族,自然對諸族的本領和能耐了然于胸。故,我們不查的話也就算了,如果去查的話,即便是不那么認真去查的話,也能夠發現一些蛛絲馬跡。無疑,找一個替死鬼,乃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自然大祭司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查到的東西,是對方故意呈現給我們的。只要我們進攻那處湖邊營地,極有可能遇到一些變故,比如說趁機偷襲什么的!

    蘇陽依然很肯定的說道:“不是會有變故,而是必然會有變故。估計,那群老鼠們現在正在盤算著,一座小小的,不足三十多人的營地,如果我們要進攻,自然不會派多少人過去,浪費時間浪費精力。而只要人數不多,它們就可以趁機偷襲,殺一個人夠本,多殺一個都是賺的,很好的向我們復仇!

    諸族半神仔細品味一下蘇陽描述的話,發現這種情況確實很有可能。

    尤其是巨靈皇后,更是十分的感慨,如果它還是黑夜遠征軍的大元帥,面對一個區區三十來人的營地,她最多派一位百兵的隊伍,由一位半神率領,直接摧毀那處營地,不問緣由,不講道理。

    不!

    巨靈皇后仔細思考一下,面對被破壞的空間門,它可能并不會派人查看,根本不會在意空間門是怎么被破壞的。

    畢竟,諸族半神可是很高傲的,在它們眼中,那些罪人幾乎連敵人都算不上,怎么可能有膽量破壞空間門?自尋死路。

    這,就是現實,高傲的諸族半神只會把目光放在黑夜遠征的事情上,從始至終都不會重視那群被流放的罪人,及沒有把這些罪人當做威脅。

    事實上,這些罪人曾經也確實無法構成威脅,這么多年來沒有出過什么大問題,導致黑夜遠征軍從來都沒有把這些罪人們放在心上過。

    但,以前沒有出過問題,不代表現在不會出問題,以后不會出問題。

    蘇陽實際上比誰都清楚,這些被流放的罪人,只要不死,遲早有一天會惹出麻煩。

    且不說別的,將心比心,如果是蘇陽被流放,他肯定不會放棄,拼了命的給十大惡族組成的黑夜遠征軍找麻煩。

    而現在,蘇陽反而慶幸,他足夠小心,也遇到了這件事,并且還是出發去永夜之地,剛剛離開神圣長城,屬于實力最強的全盛時期。

    總之,現在發現這些罪人們的問題,總好過大戰過后,疲勞歸來的時候,才被這些罪人給偷襲,情況要好上太多太多。

    那么,現在發現了這些罪人們的老鼠行徑,接下來蘇陽該如何處理呢?

    整明白這些情況之后,諸族半神都把目光集中在蘇陽身上,似在等候蘇陽接下來的安排和命令,而先前所發生的種種,已經充分證明,蘇陽目前還沒有犯過錯誤的決定。

    對此,蘇陽也不含糊,笑瞇瞇的邪逸說道:“你們應該慶幸,現在是我來做這黑夜遠征大元帥的位置,因為我跟你們不一樣,否則這些老鼠們已經把你們的習性和習慣給計算的妥妥當當的。其中,就包括你們的驕傲和自負!

    是的,很明顯目前發生的事情是蓄謀已久的,這些罪人們都是針對以往黑夜遠征軍的特點來進行布局,并不知道這一次黑夜遠征軍不是由巨靈皇后負責,乃是由蘇陽來負責。

    因此,這些罪人們針對黑夜遠征軍的布局,可能無法再起到任何一丁點作用。

    比如說,這些罪人們算準了以往的黑夜遠征軍不會重視空間門被破壞的事情,而是開始專心探索和尋找新的空間門。

    到時候,以這些罪人們對絕境長廊的了解,有太多的布置,可以一次又一次的狠狠坑一把黑夜遠征軍。

    然后,黑夜遠征軍將會發現,它們在穿越絕境長廊的時候,難度無疑等同于再次打通一條新的路。

    如此一來,黑夜遠征軍在穿越絕境長廊之后,難免會付出極大的損失,直接影響到黑夜遠征的情況。

    之后,在穿越無盡沙海、冰封雪原的時候,多來上幾次,多制造一些麻煩。

    黑夜遠征軍遭受到的損失,將會達到一個非常微妙的程度。

    是的,會是一個非常微妙的程度,因為這群罪人老鼠們絕不敢做的太過分,大多數都會更加自然一點,如慢刀子割肉一般,一點點消耗黑夜遠征軍,使黑夜遠征軍覺得目前的損失還能夠接受,會繼續下去,進入永夜之地采集太陽石。

    待那時,等到黑夜遠征結束之后,黑夜遠征軍的實力會降到一個前所未有的低谷,再加上人疲馬乏,就會成為一個很好狩獵的獵物。

    更重要的是,這時候的黑夜遠征軍已經完成永夜之地的收集,擁有一定數量的神性精華和太陽石,只要成功的搶過來,無疑就是大賺特賺。

    尤其是太陽石的損失,為了確保太陽不會熄滅,為了收回這些太陽石,那些罪人老鼠們就有了跟十大惡族談判的資本。

    這,便是罪人老鼠們的計劃,蘇陽不敢說全都猜中了,但大致的情況絕不會差太多。

    現在,蘇陽就把這些大致的情況分析給了諸族半神,它們聽完之后,無不遍體生寒,心生幾分惡感。

    最后,蘇陽嚴厲的總結道:“仔細想一想,前面幾次黑夜遠征期間,在經過絕境長廊、無盡沙海、冰封雪原的時候,是不是總會出現一些看起來貌似沒有什么,比較讓人意外的事情。因此,你們大多數時候都選擇了無視,但是現在想來,總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損失!

    諸族半神聞言,皆當場臉色一沉。

    因為這一切就如同蘇陽所說那般,確實存在許多意料之外的事情,結果蒙受了一些不必要的損失,卻又不太嚴重。

    尤其是現在想一想,真的充滿了蹊蹺!

    對此,蘇陽是如此說道:“那是一次次試探,并不算是真正的對付你們,充其量也就是試一試你們的警惕性,及心里能夠承受的底線。但你們的驕傲和自負,卻忽略了這些看似巧合的小細節和小意外,最終讓這些老鼠們找到了機會!

    待蘇陽說完,巨靈皇后當場惱怒的一握拳,咒罵道:“該死的老鼠們,看來我們對它們還是有點太仁慈了!”

    這時候,巨靈皇后無疑是最自責的,因為先前的黑夜遠征都是由它來指揮。

    但,那時候的巨靈皇后,所有心思都放在黑夜遠征的事情上面,即便是會遭受一些意外和損失,只要能夠確保黑夜遠征沒有問題,巨靈皇后都不會太在意。

    然,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心思,才會讓罪人老鼠們抓住機會。

    不過,很抱歉的是,這一次黑夜遠征是由蘇陽主持和擔任大元帥,他可不會犯巨靈皇后同樣的錯誤。

    只見蘇陽雙眼一瞇,殺氣騰騰的說道:“平安姐,勞煩你率蜘蛛女王、巨靈皇后、自然大祭司、黑魔王,及三位圣境半神,百名黑暗生命,把那個湖邊營地給拔掉,順便把那個營地的主人,給抓到我的面前吧!

    “喏!”

    被點名的半神們,包括戰平安在內,轟然應下,領命而去。

    絕境長廊號稱有八千萬平方公里,地域遼闊,環境復雜。

    故,在絕境長廊之中,雖然大多數都是縱橫交錯的峽谷一般的地形,但是些許區域仍然也會有些許不同。

    比如說,最著名的就是一些區域,從地面上是無法通過,必須借助特殊的地下暗河,航行相當長一段距離才能夠通過。

    因此,諸如沼澤、熱帶雨林、湖泊、河川之類的地形,在絕境長廊并不罕見。

    而精靈劍神、自然大祭司控制異形獵犬發現的那處小湖泊,就是屬于諸如此類的區域,并且還是絕境長廊之中,為數不多,相對比較安全的一個區域。

    畢竟,這些罪人老鼠們又不傻,既然能夠在絕境長廊之中茍活下來,對棲息地的選擇自然十分看重。

    比如說這處小湖泊,周圍的環境并不復雜,并有一個葫蘆嘴般的凹處,非常適合防御。

    同時,湖泊雖然因為黑暗物質的污染,看起來十分渾濁,但是過濾一下還是可以飲用,且湖中擁有一些比較兇猛的魚類,極具有營養,可以食用。

    再加上一些生物會來湖邊飲水和休息,通過布置一些陷阱,完全可以當做一個很好的固定的食物來源。

    更重要的是,取水相對比較容易,可以開辟出些許田地,種植一些草藥和糧食什么的。

    完全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勤快一點,機靈一點,這處地方完全可以養活一個五十人以下的生靈,并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難事。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這里地方不大,能養活的人也不多,不會被什么太大的勢力給盯上,一些小勢力也可以憑借葫蘆嘴地形進行防御,確實是一處非常不錯的棲息地,就看誰足夠幸運了。

    而對于誰足夠幸運,很顯然不是蘇陽所關心的事情,也不是戰平安所關心的事情。

    尤其是的對于戰平安來說,她最討厭思考這些有的沒的事情,具體情況就交給更專業的人,讓蘇陽和蘇心兒費心便是。

    或許,對于戰平安來說,她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如何完成蘇陽交代的任務便可,僅此而已。

    就比如說這一次,戰平安率隊,在自然大祭司的引領下,穿過一道空間縫隙之后,立刻就遠遠的看到湖邊那座不算太大的營地。

    而讓人比較意外的是,對方居然十分的警惕,幾乎戰平安等人剛一經過空間縫隙,就立刻進入戒嚴狀態,擺好陣勢進行防御。

    同時,因為關系到生存的問題,又是難得的棲息地,這里的罪人老鼠們把防御工程修建到了極致,雖然不是特別美觀,但卻十分的實用。

    再加上合理的地形,這處小葫蘆嘴地形,只要關上門防御,一般數倍的敵人都很難成功攻入,至少也要確保十倍以上的人數差距,才能夠確保萬無一失。

    很顯然,戰平安閱讀到這些信息,巨靈皇后也閱讀到這些信息。

    于是便見巨靈皇后直言不諱的問道:“平安,按照蘇王的意思,那群老鼠們是故意把我們引到這里,如果人數不多,它們肯定會試著偷襲我們,擴大戰果!

    戰平安從容不迫的不答反問道:“如此一來,我們還怎么抓住它們?”

    沒錯,這里沒人比戰平安更懂蘇陽,之所以不帶那么多人來,就是害怕把那群罪人老鼠們給驚走,到時候再想逮住它們,恐怕就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就是所,蘇陽這一次不只是準備殺雞儆猴,通過摧毀這處營地,告誡那些罪人老鼠們都老老實實的,還想直接把那些藏在暗處的罪人老鼠們給逮出來。

    這,就是為什么只來百余人,并沒有直接出動大軍剿滅這里的真正原因。

    不然,大軍一到,罪人老鼠們發現事不可為,繼續隱藏在暗處使壞,雖然蘇陽不怕,但終歸感覺很麻煩。

    更重要的是,驚擾到這群罪人老鼠們之后,它們只會隱藏的更深,下次不知道會想出什么惡心的計劃,令人煩不勝煩。

    既然如此,不如一勞永逸,縱使這些罪人老鼠們可能不是主謀,但只要成功抓住它們,終歸能夠套出來一些重要的情報。

    但,話雖這么說沒錯,大家還是覺得,百余人的隊伍是不是有點太少了。

    故,即便是戰平安解釋了蘇陽的意圖,巨靈皇后還是流露出幾分擔憂之色,偏偏又不好表述什么。

    戰平安則微微一笑,問道:“我們弱嗎?”

    說完,戰平安看過身邊的每一位半神,開口說道:“兩個王級,六位上九品,共計八位半神,還有百余只黑暗生命,對付一群陰溝里躲躲藏藏的老鼠。如此,你們,還怕什么?你們的驕傲,又在哪里?”

    戰平安近乎于質問的語氣,回蕩在身邊的每一位半神耳中,讓諸位半神啞口無言。

    然,戰平安并非只是想要訓斥這些半神,只是簡單的在陳述一個問題,因為現在所掌握的兵力,放在十大惡族之中,也是極其高端的武力,甚至就連十大惡族,任何一族都拿不出這樣數量的半神。

    既然如此,還怕什么?

    難道說,你們這些半神平日里的傲氣和自負,只是吹吹而已嗎?

    面對戰平安如此毫不留情的話,即便是巨靈皇后也忍不住臉紅了一下,沉默良久之后,才艱難的說道:“抱歉!只是心有點累!”

    戰平安伸手搭在巨靈皇后的肩膀上,笑著說道:“別在意,我知道你只是不適應陽弟的指揮,也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所以,我給你一個建議,咱們這些做戰士的,就不要腦袋里想那么多,只需打贏每一場戰斗,便已經足夠了。因此,那些浪費腦細胞的事情,就讓擅長這些的人考慮,我們何必費心想那些沒用的呢?畢竟,就算是想再多,到頭來還是沒有人家考慮的細致!”

    巨靈皇后開懷笑道:“好吧~,你怎么說就怎么辦,先打贏這一戰再說吧!”

    戰平安一揮無極戰矛,開懷道:“瞧~,就是這么簡單的事情!

    爾后,就見戰平安安排戰術,繼續道:“接下來,對付這處小營地,只需我和皇后二人,率領百名黑暗生命戰斗便可,汝等則隱藏好自己,不要暴露出任何氣息。畢竟不管怎么說,我們這次是來釣魚的,萬一把魚給嚇跑了,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明白沒有?”

    蜘蛛女王、自然大祭司率先點頭應下,認為戰平安的戰術沒有什么不妥的。

    圣境的三位半神也沒搗亂,因為領頭的是韓正海。

    是的,韓正海也來了,因為他認為這一次,算是圣境和十大惡族,乃至蒼穹集團合作的開端,不希望第一場戰斗就出問題。

    故,既然蘇陽點將圣境派出三位半神,那韓正海就馬虎不得,清楚的知道這次是蘇陽給圣境一個表現的機會。

    因此,在戰平安安排的時候,韓正海直接表示沒有問題。

    只有黑魔王這家伙,猙獰的說道:“女人,你認為老子我來是看戲的嗎?老……”

    鏗~!

    黑魔王話還未能說完,戰平安忽然一甩手,無極戰矛一閃而過,矛尖散發著無比冷冽的寒光,指在黑魔王的咽喉之上,散發著濃郁無比的煞氣。

    黑魔王當場閉嘴,臉色陰沉的注視著戰平安,但卻不敢再造次。

    戰平安則冷冷注視著黑魔王,開口說道:“陽弟既然派我來指揮這場戰斗,那么這里就由我說的算。所以,如果你若是不服,我不介意在對付這些老鼠之前,拿你先練練手!

    黑魔王先是殺氣騰騰的注視著戰平安片刻,就突然變臉似的,咧嘴一笑:“喂喂喂~,我只是想要盡一份自己的力氣而已,難道給個機會都不行嗎?”

    黑魔王這家伙反復無常,又只聽天魔王一個人的話。

    但,這一次黑魔王卻很老實,表現的跟他以往瘋瘋癲癲的風格完全不同。

    對此,戰平安可不會天真的以為黑魔王其實怕了她,很明顯在來得時候,天魔王告誡過它什么,對于這最后一次的黑夜遠征,千萬不要搗亂。

    除此之外,可能這一次出任務,血魔王也告誡過黑魔王。

    皆因,比起瘋瘋癲癲的黑魔王,血魔王顯然要更精明一點,怎么可能看不出,蘇陽這一次點兵點將的真實企圖?

    比如說讓圣境出三位半神,讓黑魔王這家伙也跟來,恐怕里面就有著考量一下,這些人到底可以不可以用。

    也就是說,如果黑魔王、圣境的半神們老老實實的遵從命令,那么接下來的黑夜遠征期間,會有它們發揮的機會。

    反之,蘇陽恐怕會把他們當做擺設,甚至趁著現在這個機會,讓他們滾回去。

    可別忘了,現在連絕境長廊都還沒有真正進去,把人趕回去也就是一句話的事,甚至回到神圣長城,快一點連十個呼吸的時間都不需要。

    待那時,黑魔王一旦被趕回去,這不僅僅是丟了深淵族的臉,也會丟天魔王的臉。

    更重要的是,蘇陽在這方面絕對不會含糊,也絕對不會手軟。

    故,這一次行動,表面上只是對付那些罪人老鼠們,可蘇陽考慮的問題很顯然更深,方方面面都有好幾層目的,讓人應付起來非常的吃力。

    偏偏,明明知道蘇陽的布置到處都是深意,你又挑不出什么毛病來。

    皆因,蘇陽確實是為了打贏黑夜遠征做準備,任何環節,任何因素,都必須考慮在內,這是一種極其負責的表現。

    因此,面對蘇陽的層層深意,諸族半神最后也只能感慨一句:這大概就是“為帥者,定當深謀遠慮”吧。

    總而言之一句話,現在蘇陽是諸王共同承認的黑夜遠征大元帥,比以往任何一次黑夜遠征的大元帥都更具有權威性。

    既然如此,那就別抱怨什么,老老實實執行命令,適應蘇陽的風格。

    沒瞧見,黑魔王現在都認慫了嗎?

    而面對突然變得老老實實的黑魔王,戰平安忽然一笑,道:“行,既然你有這份心,那初陣就由你來出手吧!

    呃?

    黑魔王愣了一下,仔細想了一想,貌似血魔王讓它這回好好表現,第一個出陣,算不算好好表現?

    不管了,反正可以打架,我天魔王從來都不會落于人后。

    只見黑魔王猙獰一笑,狠狠的握了握拳,齜牙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們可就瞧好了,看我殺穿這群老鼠!”

    話音落下,好似怕戰平安反悔一般,黑魔王放聲就是一陣長嘯,殺向湖邊營地。

    黑魔王的能耐自然不必懷疑,深淵族三大魔王之一,王級半神的戰斗力,更是深淵族對外征戰,尤其是與至暗天族的主要戰斗中的總指揮,一身本領很是了得。

    故,完全可以肯定的是,放在古代戰爭中,黑魔王就是類似于張飛這樣的猛將,雖然看起來很莽,可一旦進入戰斗狀態,就會起到至關緊要的作用。

    就比如說此刻,黑魔王根本不管有沒有人幫忙,百只惡性生物是否能夠跟上,仰天一聲長嘯,就飛身而起,朝著湖邊營地的大門……撞了上去……。

    沒錯,就是撞了上去,而且還是拿腦袋去撞的哪一種!

    這一撞,別看黑魔王身板小,瘦巴巴的像干尸一般,還病怏怏的全身纏滿了繃帶,卻在撞擊的一瞬間,當場炸出一聲金屬碰撞般的巨鳴,直接就把營地的大門給撞了一個洞。

    好家伙,腦袋不疼嗎?

    看著黑魔王如此的戰斗風格,戰平安也是只搖頭,算是見識什么叫做真正的莽了。

    然,這還不是最搞笑的!

    真正搞笑的是,這處湖邊營地規格雖然不大,但很明顯里面也有高手,至少這扇大門修的十分堅固,黑魔王一腦袋撞上去,竟然沒完全撞碎,只是在門上開了一個洞。

    如此,這就有點尷尬了,因為開的這個洞剛剛好把腦袋卡上面,堵得嚴嚴實實,進退不得。

    好家伙,一顆大腦袋卡上面,里面的人見了怎么可能不打?

    幾乎在短暫的震驚過后,立刻就有五花八門十余道攻擊,全部都落在黑魔王的腦袋上,還有刀槍劍戟,火燒水淹,反正是一點都不客氣。

    甚至,還有人直接朝黑魔王腦袋上噴了一口毒,綠汪汪的濃痰,好不惡心。

    見狀,藏在百余只黑暗生命中的戰平安,都忍不住黑著臉罵一句:“這個蠢貨!”

    但,罵歸罵,腦袋卡在門上的黑魔王,被這么多攻擊招呼著,卻一點事都沒有,毫發未傷,還開心的哈哈大笑道:“桀桀桀~!痛快,痛快,真是太痛快了!你們沒吃飯嗎?攻擊這么軟?難道是在給我按摩?”

    對此,看著桀桀怪笑的黑魔王,戰平安又一次忍不住吐槽問道:“頭,這么鐵嗎?”

    巨靈皇后好像司空見慣,禁不住笑道:“就是這么鐵!”

    蜘蛛女王則為戰平安解惑道:“黑魔王的本體是一種特殊的干尸,不僅銅皮鐵骨,防御力驚人,力大無窮,還精通特殊的黑魔法!

    戰平安忍不住又問道:“你確定,這不是黃泉尸鬼族?”

    蜘蛛女王笑著解釋道:“黃泉尸鬼族擅長煉魂、煉尸,也精通魂化、尸化之法,但卻不會像黑魔王這般極端,它們更成系統一點。而黑魔王的情況,嚴格來說,更類似于一種轉化,是某種特殊生命的變異。亦或者說,深淵族的惡魔,都大致上存在多多少少的特殊變異,也許與神明在制造它們的時候,不小心用錯了料!”

    戰平安流露出幾分若有所思之色,對于深淵族的特殊變異,她本身也有所耳聞,深淵族對外自稱——墮落改造術。

    墮落改造術,是一種特殊的修行方式,通過不斷掠奪其它生物的特點,用某種胡拼亂湊的方式,來對自身進行改造,與蒼穹集團生命科學研究中,早年失敗的奇美拉計劃,有一點雷同的地方。

    因此,蘇陽曾經在討論各族特點的時候,就如此評價過:深淵族本身的基因非常不穩定,非常容易產生變異,尤其是外界環境中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差異,就會出現匪夷所思的奇異變化,這應該與神明創造它們的時候,因為不完整,才造成這種多變性。

    偏偏,深淵族本身十分擅長對自身的基因進行調整,或許與天魔王有關,畢竟它是曾經的神座之前,應該掌握一些特殊的本領。

    故,借助這份便利,深淵族結合自身的特點,在天魔王的幫助下創造了墮落改造術。

    也恰恰就是因為這墮落改造術,深淵族即便是同族,也存在著極大的差異,以至于看起來總讓人覺得亂七八糟。

    最后,這種進化無法做到完全可控,只能算得上是相對可控,這大概與墮落改造術本身息息相關,從而導致同樣的進化方式,在一個深淵族身上可行,變成另外一個深淵族就行不通。

    可以說,如果沒有墮落改造術,深淵族的進化和修行將會冒著極大的風險,一個搞不好就會基因崩潰,直接變成一灘爛泥。

    當然,風險和收獲往往是成正比的。

    也就是說,雖然深淵族的進化和修行伴隨著極大的風險,可一旦找準正確的方向,本身在進化中極容易發生變異,收獲一些匪夷所思的能力。

    比如說黑魔王、黑魔王,它們就是類似的變異產物,并且變異出比一般半神都要強大許多的力量,完全如同天賦本能一般,連最基本的修行都不需要。

    以上,就是蘇陽對深淵族的描述。

    記的當時,戰平安對此還不是特別在意,因為在她的觀念中,修行和進化必須符合自己的意愿才行,是可控的,而非不可控的。

    但是現在看來,任何種族都有著自己的特點,于進化一道,不能以偏概全。

    且不說別的,就以黑魔王現在的表現,不難看出,深淵族的進化雖然要冒不小的風險,但回報一樣十分驚人。

    而就在戰平安思索之際,腦袋還卡在門上的黑魔王,再次發出一陣桀桀怪笑聲,也不掙扎一下,直接頂著所有的攻擊,張口就是一噴。

    下一刻,就見黑魔王的口腔之中,彌漫出濃郁的魔氣,魔氣凝固成一只只拇指大小的黑色蝗蟲,以極其詭異和恐怖的方式蔓延開來。

    剎那間,營地之中一片混亂,那些黑色蝗蟲見人就咬,咬破了皮肉就往里面鉆,并直接汲取生靈體內的生命能量,繁衍壯大,然后在吸干后鉆出去,化作更大的蝗群,彌漫開來。

    面對如此恐怖的黑色蝗蟲,營地內的生靈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當場就是成片的能量爆發開來,想盡一切辦法滅殺黑色蝗蟲。

    然,無比詭異的是,營地中的生靈很快發現,殺死這些黑色蝗蟲,并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皆因,這些蝗蟲并非生命,是黑魔王體內特殊的能量凝聚而成,所以一碰就碎,碎了就會化作魔煙,噴到身上,具有很強的腐蝕性,使血肉糜爛。

    這,就是黑魔王的黑魔法之一劇毒蝗蟲。

    而劇毒蝗蟲本身在黑魔王的諸多黑魔法體系當中,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小把戲,用于清場的效果不錯,但是對于真正的強者來說,并不會構成什么太大的威脅。

    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對于一個只有三十人的湖邊小營地來說,不管怎么說都是王級半神的黑魔王,憑借一個黑魔法,殺光這里所有人,并不算什么太難的事情。

    畢竟,在這眾神沉寂的大黑暗時代,想要獲取神性精華的渠道很少,所以半神的數量也降低許多。

    尤其是沒有類似于十大惡族這樣大勢力支撐的情況,想要成為半神幾乎不可能。

    故,黑魔王雖然沒有動用自己的神話形態,但憑借它本身就強大無比的戰斗力,怎么會是這些被流放,生存都很困難的罪人們,能夠對付的存在。

    也就是說,殺光這個小營地三十余生靈,黑魔王或許只須一個微不足道的黑魔法,就能夠輕輕松松完成。

    一時間,黑魔王殺性大起,桀桀怪笑聲中,就準備憑借一己之力,屠光小營地中的三十余生靈,來證明自己的強大。

    可就在這時候,戰平安的聲音秘傳至耳邊,冷冷說道:“這些人還有用,若是殺光了,你自己找陽弟解釋去!

    當場,戰平安的話等同于直接給黑魔王澆上一盆冷水,把它的殺意直接給澆滅了。

    對此,以黑魔王偏激的性格,殺生都不盡興,自然氣的哇哇大叫,卻又不得不收回所有的劇毒蝗蟲,然后整個人像沒有骨頭的面條一般,從撞開的門洞中擠了進去。

    “你們這些垃圾一般的家伙應該慶幸,今天老子我心情好,就饒你們一條狗命,還不趕緊過來叩謝!”黑魔王咬著手指頭,鮮血吧嗒吧嗒的往下掉,都沒有一丁點感覺,面口扭曲且兇狂,那里有什么心情好的模樣。

    只是營地中的生靈,現在無暇關注黑魔王的變態行徑,僥幸活下來的它們,趴在地上不斷的咳嗽著,并用怨毒的眼神注視著黑魔王,卻也難掩幾分潛藏在眼底深處的恐懼。

    黑魔王直接走到營地中一個生靈的面前,俯下身去,抓著對方的脖子提起來,猙獰無比的冷笑道:“我不喜歡你們的眼神,所以在不能殺你們的前提下,我決定先把你的眼睛給挖出來!”

    被黑魔王抓著的生靈痛苦的面容扭曲著,卻沒有像黑魔王屈服,直接破口咒罵:“你這個惡魔,去死吧。!”

    說完,這個生靈竟然開始咳血,仿佛把自己的肺都咳出來一般,當場就是一口血污噴了出來,噴了黑魔王一身。

    “混蛋!你是想要惡心死我嗎?這可是老子剛換的新繃帶!”淬不及防之下,被噴了一身血污的黑魔王,當場就是一聲咒罵,隨手丟掉這個生靈,就想要施法清除身上的血污。

    然,讓黑魔王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這些血污以它的能耐,居然也無法清洗干凈。

    而就在黑魔王大驚失色,一遍遍嘗試清除這種血污,卻怎么也清除不掉的時候,突然異變發生了。

    轟隆~!

    只聞一聲巨響炸空,緊接著就忽見大地塌陷,一只就像似七鰓鰻那般,長滿了利齒的口腔,從地下鉆了出來,張口就把黑魔王給吞了。

    關鍵時刻,黑魔王的反應也是極快,僅僅只是被吞掉半個身子,它就立刻雙手一壓,硬生生掰開長滿利齒的巨口,成功脫困而出。

    但,說時遲,那時快!

    黑魔王這邊剛一脫困,突然又是一聲聲巨響炸空,大地不斷的出現塌陷,一根根猶如七鰓鰻一般的軟體,紛紛張開利齒一般的口腔,從四面八方朝著黑魔王噬咬了過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球棎足球比分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数据 甘肃十一开奖号码 最准平特三连肖论坛 投资理财平台排行榜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 最新股票行情大盘走 大发排列三计划 股票指数4000点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