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軒閣 > 都市言情 > 隱婚摯愛:前夫請克制 > 第115章 我們的婚姻你無權干涉
    一秒記住【云軒閣 www.4798807.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4798807.live,最快更新隱婚摯愛:前夫請克制最新章節!

    前臺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經不住宋舟鴻這樣一吼,嚇得直哆嗦,最后還是戰戰兢兢地給喬奕森打了一個內線電話。

    “總裁,這位宋主編說……說……”前臺還是說不出口,她膽怯地看了一眼宋舟鴻,宋舟鴻兇神惡煞地示意她趕緊說。

    “說什么?”那頭喬奕森也開始不耐煩了,他拒絕見宋舟鴻,無非就是為了磨耗一下宋舟鴻的銳氣,在心里還真的想看看宋舟鴻還有什么花招沒有使出來。

    “說……您不見他,是不是心虛……還是認輸了,不敢見他!鼻芭_架不住兩頭這兩個有分量的男人,吞吞吐吐地說完了。

    “讓他上來!眴剔壬f完掛斷了電話。

    聲音很大,宋舟鴻自然聽到了,于是帶著律師直奔頂樓。

    喬奕森已經換掉了昨天的衣服,今天依舊是西裝筆挺,除了臉上也掛著彩,因為昨晚醉酒的緣故,稍顯憔悴,還是一如往昔的霸氣十足,氣勢逼人。

    相比之下,一夜未眠的宋舟鴻,還穿著昨晚的衣服,早上還沒有洗臉,看起來有些蹉跎。

    喬奕森靠在椅子上,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宋舟鴻和律師,沒有請他們坐下的意思。

    不過宋舟鴻并不介意,又不是談生意,他是來示威的,宣揚勝利的。

    “這位是?”喬奕森挑眉問宋舟鴻旁邊的律師道。

    “這是我專門請的律師!彼沃埒櫅]有多說什么,直接將離婚申請放在了喬奕森的面前。

    喬奕森稍稍前傾身體看了一眼,眉頭不易察覺的悲傷動了動,然后又恢復常態。

    “喬總,您的太太,已經委托我和這位張律師,向您發出最后的通牒,如果你不同意協議離婚,那么這份離婚申請,很快就會遞交到法院,讓法院來幫助她獲得自由!

    宋舟鴻說的義正言辭。

    喬奕森開心地笑了,笑得很爽朗,又有點兒森郁。

    “你代表我的太太?你憑什么代表?初戀男友?”喬奕森反問,話中充滿了譏諷。

    “憑你們之間沒有感情,她有權利跟她愛的人在一起!

    宋舟鴻把著喬奕森的命門,理直氣壯地回答道。

    喬亦森的神色沒有一點兒變化,他的目光看向宋舟鴻旁邊的律師。

    "你是律師,那請教一下,他的這種行為,屬不屬于破壞婚姻罪?"喬亦森挑釁地問道。

    張律師愣怔了一下,看向宋舟鴻。面對喬亦森的質疑,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讓這這兩個男人都滿意。

    宋舟鴻找到張律師的時候,只是讓他跟他出去一下。

    等到張律師上了宋舟鴻的車,才知道是去找喬亦森,打離婚官司的。張律師一聽是喬亦森的離婚官司,就有點兒為難了。

    本想以自己不善打離婚官司為由,推脫掉?墒巧狭怂沃埒櫟馁\車,哪里有那么容易下去的道理。

    張律師心里清楚,得罪不起宋舟鴻,更加得罪不起喬亦森。

    他是硬著頭皮跟著宋舟鴻見喬亦森的,此時更不敢反駁喬亦森,但是這樣子無疑會得罪宋舟鴻這邊。

    “這……這……”

    張律師急得額頭上細汗涔涔,吞吞吐吐的,也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宋舟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轉頭直視著喬奕森,回答道:“你們的婚姻關系,早已經名存實亡,你再狡辯也沒有什么用!

    “如果這是我家小河自己的意思,那你讓她來。女人嘛,偶爾耍耍小脾氣,哄兩句就好了。如果想跟男人一樣,偶爾換換口味,那我也不會介意的!眴剔壬f著站起來,給自己的杯子里添了一點兒開水,然后繼續道:

    “你介意不介意,我就不知道了!

    宋舟鴻知道,喬奕森這是激將法,如果他先動氣,那么他就輸了。

    現在阮小溪是站在他這邊的,那么不管喬奕森怎樣狡辯,他的贏面都是很大的。

    “你先回去吧!笨粗鴱埪蓭熌菓饝鹁ぞさ臉幼,一點兒忙也幫不上,宋舟鴻就打發他先走了。

    “說吧!眴剔壬,打發走張律師,宋舟鴻一定是有什么別的事情要單獨跟他說。

    宋舟鴻沒有立即說話,而是將早就準備好的一張支票,扔在了喬奕森的面前。

    喬奕森掃了一眼,冷笑了一聲:“六千萬,什么意思?”

    “當初你們喬家替阮家還債五千萬,現在我替小溪還給你,另外一千萬,算作利息!彼沃埒櫧忉尩。

    “宋主編,你還真的是大方。一千萬的利息,不是小數目,你那報社三五年的利潤你不在乎,還是你手下那些兄弟的性命,你不在乎?”

    喬奕森沒有明說,但是已經暗示了宋舟鴻的另一重身份。

    宋舟鴻也不慌張,憑借喬奕森的本事,查到這點兒底細,也不足為奇。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牢喬總費心了!彼沃埒櫟男囊夂軋远,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把阮小溪帶回到自己的身邊。

    “確實,不過有一件事情,你好像沒有搞明白,我缺錢嗎?”喬奕森反問道。

    喬本集團幾十年的基業,根基很深,業務很廣,是全國的納稅大戶,根本不會缺錢的,而喬奕森作為掌門人,那是名副其實的鉆石王老五。

    雖說六千萬,也確實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是跟喬奕森的婚姻主權比起來,那真的不算事兒。

    “你不缺錢,但是拿一個原本已經支離破碎的婚姻換六千萬,你不賠本兒吧?”宋舟鴻認定,喬奕森是一個生意人,只要是賺錢的買賣,肯定會做,所以才說的如此篤定。

    “我們的婚姻,你無權干涉,慢走,不送!眴剔壬敛豢蜌獾叵铝酥鹂土,然后將六千萬的支票扔到了宋舟鴻的面前。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宋舟鴻多留一刻也沒有任何意義。

    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最后通知喬奕森一聲,當然這只是阮小溪個人的建議,如果按照宋舟鴻的個人意思,肯定就直接對簿公堂,不留一點兒情面。

    阮小溪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如坐針氈。

    不敢想象宋舟鴻很喬奕森見面后怎么樣,會不會像昨天那樣,大打出手。

    越想越不安,阮小溪后悔不該讓宋舟鴻一個人去,于是拿起包包,還是不放心決定去看看。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球棎足球比分 分析股市大盘 2020年私募基金新规 开盘前如何买股票 今日股票牛股推荐 微信股票怎么玩 股票集合竞价交易规 今日股票指数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 在线开户股票安全吗 什么是私募资产配置管理人